Life is simple. You make choices and you don't look back.

民進黨的文藝復興運動

※本文禁止轉錄。民主的真義就在於尊重不同意見,如果你不認同我的說法,歡迎私下一起討論。

曾經,在四大賽裡,有位默默無聞的球員,從會外賽一路打進總冠軍賽。擋在他面前的,是我最愛的球員,Andre Agassi。很遺憾,傳奇並沒有被締造,Agassi最後仍拿下了冠軍盃。雖然高興,卻也為這匹黑馬感到不捨,那可能是他在網壇上最後一次的閃耀。

立委選舉時,單一選區兩票制讓原本不是那麼明顯的藍綠差距,在席次上出現了懸殊的落差,同時也宣判了其餘小黨的死刑。一方面開心,也再次出現那種,為落敗者感到遺憾的心情。

這與同情無關,執政八年不得民心,失敗犯錯不知檢討,任用品行低劣官員,選不好,活該。我遺憾的是,一個在野黨,默默耕耘幾十年,好不容易贏得了政權,卻為了少數因權利而傲慢腐化的政客,八年內泡沫化了過去所有的累積。

『要有永遠當在野黨的心理準備』這句話說得好,也說得遲了。雖然標題下的像是個拯救民進黨的運動,但卻恰恰相反;這是要讓上頭那句話百分之百實現的運動。

分裂敵人,就是壯大自己。新黨的分裂,讓民進黨出現了一位台北市長。國民黨掉了一顆橘子,讓民進黨出現了第一位總統。有沒有學到什麼經驗?要擊敗敵人,就要讓他們從內部分裂,然後各個擊破。

雖然立委大勝,總統大勝,但這樣夠嗎?要清剿敵人,就不要留下活口,不要留下翻身的機會。別忘了,還有五百萬的選票沒有爭取到,即便不為自己所用,也要懂得分裂他們。

首先,暗地鼓動支持民進黨的青壯派、改革派,先鬥扁,拿出八年來所有骯髒事來清算,再打謝,跳不出低格調選戰、分裂族群貼標籤的老路子。如果可以挺蘇就挺蘇吧,讓他成為改革中民進黨的起點,如果他沒有勇氣魄力去做(或是表態支持)上面兩件事情,那只能讓他跟著民進黨的往日餘暉,一並西下;改革派則另起爐灶,以『文化復興運動』作為旗幟,良知、清流、改革,做出切割,往中間靠攏,可以綠,但是不要深綠,顏色越深,集合越小,選票越少。重新追求中間選民的認同,蓄積力量;執政太遙遠了,但把目標設定在一個有實力的在野黨,並非不可為。

如果分裂成兩個或更多的政黨,未來的選舉中,在綠色的領地裡,自己就有很多對手可玩了(別忘了李老先生),哪有閒暇團結抵抗主政的國民黨?這是藍方的得益。

看完之後,有點受騙的感覺嗎?這個國家失去了八年,你以為民進黨可以不流血汗就浴火重生嗎?這八年,有多少垃圾為了利益私慾,混進民進黨? 這些垃圾也在關鍵時刻,發揮了關鍵效用。平日放著瘋狗亂吠不去約束,直到選前咬人了才搖頭揮手,說這傢伙與民進黨無關;在自欺欺人上,民進黨倒是爐火純青了。

鬥扁勦謝很慘忍?很遺憾,那是他們對民進黨最後的價值。當支持者期待你反省,要的絕非嘴上複述這兩個字。唯有割捨,才有獲得,該是壯士斷腕的時候了。

唯有熬過最黑暗的時刻,才能盼望光明。希望四年後,民進黨的立委席次可以進步到33%,擁有足以監督制衡國民黨的力量。

廣告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