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s simple. You make choices and you don't look back.

二十九

九月二十七,風雨之前,張懸在the Wall舉辦了一場演唱會。未能躬逢其盛,但,感謝DMK版友的妙筆生花,看完他的文字描述,就如同親臨現場一樣。

整篇文章都寫的很好,這裡只引用其中一段:

這首歌送給張鈞甯,不論她常常覺得自己表現怎麼樣,她是張懸見過新生代的演員裡面,最認真去鍛鍊自己的人,每一個人起步有快有慢,有些人一出來就是天生的演員,有些人出來就是天生的明星。張懸自嘲她一出來就很有制服店的潛力,但無論如何,鈞甯是張懸在這個圈子裡面少數交到可以聊天、又可以打屁,雖然她不抽菸,但是會陪張懸喝酒,卻在不連絡的時候會各自好好努力的人,她是少數見到面不用說”你最近好嗎”,都知道彼此都很努力過得好的那種朋友,這種朋友很難得,如果身邊有的話,要好好珍惜他,也要記得他多努力在過生活,然後自己也要好好努力。要唱的歌叫「喜歡」。

DMK@PTT《Deserts》

也許對於家人、朋友來說,總必須替我擔心,不知道這傢伙有沒有好好的過日子。對於「最近過的好不好」的問句,我沒有回答過:「很好。」似乎,從來沒有。

在懵懂無知的年紀時,決定了人生的第一目標,是擁有一份長久的愛情。長久是多久?也許對於每個人來說,有著不同的時限。開始,直到斷氣,這是我心中的長久。

從來不覺得,把感情當作人生目標有什麼不對,甚而,覺得這理所當然。比起追求權力而腐化、追求財富而勢利,選擇追求愛情,有何不可?只不過,太過天真了些,容易失望了些,如此而已。

小傑今晚說得真好,『隨著財富、名氣而來的,終因財富、名氣而去。』

人生應當追求的,不就是真實、純粹、永久?只可惜,總有些世俗的添加物,不知不覺的滲入了每個判斷。

『使驥不得伯樂,安得千里之足!』沒有伯樂,千里馬只會被當作尋常馬,被嫌棄吃多餵不飽,拉車粗活連普通馬匹都不如。心裡那匹野馬,我始終找不到可以餵飽牠的飼料,於是牠總是虛弱無力,步履蹣跚。

十多年過去,原來我還是那麼懵懂無知。只是,有些事情,當我們不再相信的同時,也就不復存在了。

如果花了這麼長的時間去追求,仍舊無法實現,也許,該是放下的時候了。

這樣放棄,算是碰到困難而懦弱的逃避嗎?

Arthur: You ask me that? You who know me the best of all?

當亞瑟決定留下來與蠻族一戰,蘭斯洛逼問著他,亞瑟既失落且憤怒的反問他這句話:“You who know me the best of all? “ 有時,以為最該瞭解自己的人,卻說出一些失望的語句。

畏難?真正逃避困難的人,早在預見困境時就已逃開了;對於至少嘗試努力過的人,卻只被當作逃避的懦夫?

“You who should know me the best of all? “

離職將近一個月,一如預料的,消沉的度過了。想要放下心中最重要的部份,這樣的時間是必須的。雖然不曾看見日出,但仍舊相信漫漫長夜後終有黎明。雖然還無法鬆手,但該是繼續走下去的時候了,

期望自己,以後的日子,每一天,都要很有目標的過。

我想,孤獨,也許不是孤獨,而是上天給的自由。既然是自由,就要趁著無拘無束的時候,實現別人無法實現的人生。

加油,以後要認真的過,好好的過。

十月十七,二十九歲,生日快樂。

廣告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