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s simple. You make choices and you don't look back.

True Color

嗯,就是這個人,真色。

上一句是亂說的,畢竟是個拐彎抹角、性格彆扭的傢伙,喜歡這樣說話也是理所當然。

昨晚,上線,氣氛不對,於是沒有多問。知道來龍去脈之後,自然要獻策一下。

最後獲得的評語:『月東你真是黑暗!』

我回答說:『所以你該慶幸我們是朋友阿~』

雖然,因為學歷或是外在,看起來像是精明過人,實際上也不含糊就是(我指精明那部份,學歷只是一張紙而已);但那只是一部分,為了面對現實、面對人生,我們都有自己的一套策略,來看待或是處理事情。

當角色換做是朋友,或是懷抱期望的身份,算計的那部份,就會褪去。

如果曾經認真感受瞭解,應該會發覺,那另外一部分,其實是笨拙,樸實,而真實的。

有時滔滔不絕,如果有什麼困惑求助於我,我會盡力的替你構思籌劃,想方設法。設身處地,很多人只是用來要求別人,我希望自己能真的作到。

有時沉默以對,要找到一個說話的人,不難;要找到一個傾聽的人,不易。多話的男人太多了,我沒有意願成為叨叨絮絮的其中之一;寧可聽,聽話裡的意思,以及言外之意。

有時無言,並不是真的無話可說。萬言萬當,不如一默;被戳傷了、失望了,我寧願不叫痛。那無助於傷口的復原,說出口也只是提醒對方做了多麼慘忍的事情。

Dorian,這個名字的全名是Dorian Gray。其實他是一本短篇小說的主角,老牌帥哥史恩康納萊主演的『天降奇兵』,The League of Extraordinary Gentlemen,裡面有個不會死的傢伙,最後因為看到自己的畫像而崩解湮滅。

上尉詩人James Blunt的Tears and Rain,裡面也提到這個傢伙:"Hides my true shape, like Dorian Gray."

因為這個意涵,雖然這個英文名字很花俏,但我仍舊選擇了它作為自己新開始的稱呼。也許再也沒有人會看到那幅畫,連同我自己在內。

你聽見了我吧 你聽見了我嗎
記著我笨拙的說話

模樣-張懸

廣告

4 responses

  1. 十年可以改變很多事情,當年的我,至少還算是個陽光少年;雖然個性不好,但溫暖熱情是發自內心。

    經歷了許多,失去、失望、割捨、被割捨,也許稜角被包裝的圓融,但心也像恆星燃盡後形成的白矮星,慢慢冷卻。

    我一直尋找著能夠重新點燃熱情的能量,最後卻只是揮霍著殘存的熱能,加速冰冷。

    非常能體會,在"The Weather Man"裡,尼可拉斯凱吉飾演的Dave,在車上與他父親那一段最後的談話。

    Robert Spritzel: Are you okay?
    Dave Spritz: I can’t knuckle down. Noreen’s marrying Russ.
    Dave Spritz: There’s nothing to knuckle down on, so… I can’t fucking knuckle down.

    父親則給了他一句忠告:This shit life… we must chuck some things. We must chuck them… in this shit life. There’s always looking after.

    並不奢望能夠復燃,但願能找到可以永久圍繞著的恆星,便已心滿意足。

    一月 29, 2009 at 10:56 上午

  2. Apple

    還記得
    第一次拜訪這網站
    就是查閱James Blunt的Tears and Rain裡的Dorian Gray連上的
    一日復一日,一月復一月,許多的日子過去了
    我養成了固定上來的習慣
    最近
    這傢伙竟然把這名字作為新的稱呼
    奇妙啊

    會不會是取名月光的緣故
    字裡行間 即使有光 卻沒有溫暖
    快樂於你 像不像月光 並不源自於自身
    只是偶爾別人給予的亮光 會在你身上停留一陣子
    然後慢慢退去 直到下一次太陽再度照射

    如果哪一天
    我不再造訪這網站
    那必定是
    我成為能自己發熱發光的太陽了
    期望你也能

    一月 24, 2009 at 9:03 下午

  3. 大愚

    …被戳傷了、失望了,我寧願不叫痛。那無助於傷口的復原,說出口也只是提醒對方做了多麼慘忍的事情…..

    但是,
    有時提醒是件好事
    何必倆敗俱傷
    仁慈對方
    傷痕累累自己
    痛…….

    一月 24, 2009 at 12:00 上午

  4. Bluegray

    『有時沉默以對,要找到一個說話的人,不難;要找到一個傾聽的人,不易。多話的男人太多了,我沒有意願成為叨叨絮絮的其中之一;寧可聽,聽話裡的意思,以及言外之意。

    有時無言,並不是真的無話可說。萬言萬當,不如一默;被戳傷了、失望了,我寧願不叫痛。那無助於傷口的復原,說出口也只是提醒對方做了多麼慘忍的事情。』

    這兩句話說的真好!

    一月 23, 2009 at 4:57 下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