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s simple. You make choices and you don't look back.

Last night in Naples

午夜,一對特異的組合,年輕的東方男子與義大利女子,出現在那卜勒斯的街道。

在義大利的最後一個夜晚,他擺脫一同前來的同事,前往古堡旁,前一夜用餐的餐廳。他其實不是為她而來,但昨夜的熱情冶豔已經不在;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優雅深刻的美麗。

身為女侍的她,走了過來,詢問他想吃點什麼。也許是有些失落,無視該先點appetiser的用餐慣例,他直接挑了作為主食的pasta;等待的時間,翻起了離境前在機場書店隨手抓起、進度僅達三分之一的《質數的孤獨》。

一旁的長桌,坐了近二十人,進行著熱鬧歡欣的家族聚會,與形單影隻、獨坐一桌的他,形成對比。畢竟這是餐館,微弱的照明並不適合閱讀,眼睛的疲勞累積著,他只得抬起頭,展延視線、舒緩,卻同時發現她不時打量著自己的目光;相視,接著微笑。

夜裡的那卜勒斯變天了,也許因為天冷,遊客明顯少了許多;不用忙著招攬客人的她,走過來與他交談:『What’s your name?』『Dorian.』『Dorian? Is Dorian Gray’s Dorian?』自從選用這名字以來,他第一次無須解釋它的由來。『我的名字是Marghertia,在義大利是一種花的名字。』她自我介紹。

起風,氣溫又降了些,向來耐熱畏寒的他,不禁打起了哆索;她體貼的走近:『要不要拿個東西披在身上?』他點點頭,但沒多久就後悔了;因為,拿到的是一條白底藍線餐桌布,與眼前的桌面一模一樣…啼笑皆非,有些不情願,但她已替他披上,並在他背上輕撫;『對於善意,還是欣然接受吧。』他心底是這麼想的。

想點杯咖啡暖暖身子,沒想到來的是杯Expresso,不死心的他,試圖再點一杯拿鐵,但廚房沒有牛奶了;『去隔壁店買一下就有了嘛~』她對著Waiter說完,便拎起皮包,踏著輕快的步伐,很快的帶回了一杯牛奶。於是,因為她的貼心,在地中海的晚風中,他品嚐著在歐洲的最後一杯溫暖。

像在遊戲般,這段用餐時間裡,兩人不斷地以微笑與目光交談著。看著即將清空的餐盤,她再次走到他身邊,『晚些我跟朋友有個聚會,你願意一起來嗎?』他思量著,明日清晨就要趕到機場,今夜似乎不該有不在計畫中的活動…『我擔心會錯過明天的班機…』『那這樣吧,十一點五十點在旅館門口,就十分鐘,如果你沒出現的話,就祝你回程一路順利囉。』『好。』

付完餐錢,道別,他思考著該不該赴約,除了隔天一早得飛回米蘭,這城市的治安對於一個只會『grazie』的外國人來說,並不友善。『下樓說聲再見,聚會就不去了吧。』他心想。

時間一到,下樓,四處張望,從背後傳來不怎麼像是自己名字呼喚;如果說,日本人對於捲舌音無能為力,那義大利人泰半是忘記了舌頭可以攤平…

臨時改變了心意,『錯過飛機就回不了家,我陪妳散步到聚會的地方吧。』從她的表情中,可以察覺失望與喜悅的心情交雜著。

並肩而行,同時用不甚靈光的英語交談著;Marghertia畢業於米蘭的電影學校,無論那卜勒斯變成如何,這仍舊是自己的家鄉,於是她回到這裡。

停下腳步,Marghertia思考著方位,帶著一點疑惑,對著這個她出生的城市。他取笑:『妳確定今晚只吃了pizza? 我想應該還有酒吧~』她笑得花枝亂顫,辯解著:『我只是在想怎麼走比較快!』很自然地,她勾住了他的手,踩在破舊的街道上,往前而去。

她試圖做些景點導覽,由於工作的緣故,他並沒有機會多看看這歷史悠久的城市;偌大的廣場被音樂會的舞台佔據,對面的雕像在夜裡則散發著詭異氣氛。

續前行,看見一座屋頂為透明琉璃瓦的建築,Galleria umberto,類似在布魯塞爾Saint-Hubert arcades的屋瓦。往下的樓梯前,瞥見一個立牌,上頭的文字對他而言就如同天書…而地下室內則散出霓虹燈光,她沒問他的意見,十指緊扣,將他拉往地下室;入口的另一端,則有兩位仁兄,看似在管理入場。她吱喳的說了兩句話,兩人順利進場,才發現,裡頭別有洞天…

男男女女,錦衣華服,地下室的中央,有一塊更低的圓形區域,一對對,隨著音樂,跳著tango。略高的外圍,則是有著桌椅的觀賞休息區;走道旁則有吊掛著舞衣的衣架,另外四方的大空間,一樣有人跳著舞;很難想像午夜的那卜勒斯,卻有這樣熱鬧而且『正常』的活動。外場兜了一圈,Marghertia沒找著她母親,兩人便離開地下室,繼續夜遊。

Castel Nuovo是導覽的最後一個景點;能在裡頭舉辦婚禮,是那卜勒斯女孩夢寐以求的願望。他心底苦笑,連思念的對象都沒有,婚姻只是奢望與妄想。

走過轉角,她停下腳步:『前面就是跟我朋友碰面的地方;我知道你累了,再走過去,你就走不掉了…所以我們在這裡說再見吧!』揚起嘴角,他點點頭。

『But before you leave, you have to kiss me!』對於她的要求,他沒有猶豫太久,或著說,在他步出旅館之時,已經猜想可能的情況;此時此景,不過是其中之一。

『這是我的榮幸。』沒想到,一說完,她便欺身向前;可這男人嘴巴說好,心理卻還沒準備好…

心一慌,臉一側,親吻落在臉頰,他趕忙道歉,她嫣然一笑:『別想太多,just a kiss.』是阿,一直以來,這傢伙總是瞻前顧後,猶豫不決。

低頭,輕觸,柔軟溼潤,她環著他的頸,他摟住她的腰,舌尖與身體都緊貼著。沒想到,獨自一人這麼些年,掏心掏肺也盼不到的熱情、溫暖,竟在異鄉、在認識不到半天的義大利女子身上,感受體會。

在那短暫的片刻,他卸下心裡的甲冑,心裡的堅冰融化,Marghertia沒能看見,逞強了這麼些日子以來,第一次出現在他眼眶的淚光。

擁抱,道別,他留在原處,目送著她遠去;在街口,Marghertia轉身,微笑,揮手再次道別,直到身影消失不見。於是,他也離去。

那股暖意,就像倒入沙漠的杯水般,僅在表面留下一塊潮濕的深褐色,轉瞬重回乾涸。

回旅館的路上,走著,同時察覺來自路旁的注視,那些目光包含著好奇、甚至不懷好意。臉上重新掛起冰霜,自我防衛,提防可能從暗處竄出的不速之客;身處異鄉,男子未曾減少對陌生城市的戒心,除了已經過去的片刻美好時光。

他不很確定,在那卜勒斯的最後一夜,經歷的,究竟是真實,還是夢一場?但他確信,一輩子都不會遺忘此地,即便再也沒有機會回到這裡。

廣告

One response

  1. 讚啦~

    十二月 22, 2010 at 4:51 下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